第一百二十五章 真相,已经很接近了。 - 帝少通缉令:娇妻别想逃

第一百二十五章 真相,已经很接近了。

谁知道,这一出早就已经被时烨洞察所有的戏,会搞的这么失败。 然,对于顾湘湘来说…… 恩? 时烨就恩了一下? 难道,他不应该继续问点什么?怎么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就好像她打的只是邻居家的一只小狗?这么无关紧要! 可……好歹寇曼丽也是他的未婚妻吧? 怎么,会这样? 一时间,顾湘湘喜忧参半。 时烨不追究这件事情,是因为他根本一点也不在乎寇曼丽,还是因为他太在乎她了? 沉默着,顾湘湘想了很长的时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想出来。 十来分钟之后,顾湘湘完全的冷静下来。 她心里,忽然有一种想要问清楚时烨心里想法的冲动。 “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顾湘湘转身,看着身边的时烨。 “说。”时烨闭着眼,似乎是有些累了。 “你真的会和寇曼丽结婚吗?”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顾湘湘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想要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她是想要听时烨说不喜欢寇曼丽的话呢?还是想要听听时烨告诉她,其实他已经结婚了…… 时烨没有想到顾湘湘会问这个问题。 和寇曼丽结婚? 简直想都不要想了。 他怎么可能会看上那样的女人? 况且他的生命里,早就有了一个叫做顾湘湘的女人,再也装不下其他的人。 “不会。”尽管闭着眼,时烨还是给出了回答。 顾湘湘听着,就点了点头。 绝美的唇边,是苍白而讽刺的笑。 原来是这样。 原来她和寇曼丽都是一样的,都只不过是时烨高兴了,能够陪着玩玩而已。 其实在时烨的心里,他最爱的,永远也只有那个和他结婚的女人吧? 所以,除了那个女人之外,其余没有任何人可以和他谈婚姻这样神圣的事情。 她现在,甚至也有点同情寇曼丽了呢! 只不过,都是可怜的女人罢了。 时烨接下来没有说什么了,顾湘湘倒也是落了清净。 车内的气氛,开始变得诡异起来。 下午的时候时烨先是去了万宏国际处理这两天遗留下来的文件。 顾湘湘则以万宏国际BOSS秘书的身份,去了司徒家的珠宝店暗访。 她既然说了要司徒家的这个事情,那么就应该努力的去做好。 顾湘湘见到司徒正明的时候,司徒正明也着实的惊讶了一番。 “没想到啊烨会让你来?”司徒正明说话的语气也没了之前的吊儿郎当,估计他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现在司徒家的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拖那些虚假报道的福,司徒家的股票下跌的至少百分之十! 他之前就算是再怎么玩世不恭,如今也只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好好的把司徒家失去的名声找回来! 顾湘湘没有反驳司徒正明的话,其实她这次来,是君泊霖执意让她来的。 “他们都不好出面,和你关系太好,要是来帮你的话,不知道会被记者写成什么样子。”顾湘湘叹了口气,她好像忽然能够明白一点了,原来所谓的上流社会,也有这么多的无可奈何。“我带了记者过来,他们会负责这一次我来司徒家的全部过程,到时候会写成报告发出去,让郦城所有的人都知道,其实司徒家的珠宝店,是货真价实的。” 说到帮,顾湘湘充当的其实就是卧底的角色。 只不过这个卧底,为的是让广大的人民群众更加深刻具体的了解司徒家珠宝店而存在的。 司徒正明明白顾湘湘的意思。 君昊已经提前告诉过他了,检验中心没有从他们店里的珠宝里检查出来辐射珠宝,其实这件事情可以就这样过去了。 但是仅仅只是用新闻上的几个字说没有检查到辐射珠宝,是绝对不足以让郦城的人对司徒家重拾信任的。 这个时候如果有顾湘湘代表第三方来深刻体验司徒家的珠宝店,那就能让更多的人信服。 这个法子是之前时烨教给顾湘湘的。 司徒正明听着,也觉得是个极好的办法。 “真没想到,最后能帮我的人,居然是你。”司徒正明又有些落寞的叹了口气。 顾湘湘看着他,忽然发现这个总是吊儿郎当的少年,怎么才几天没见,一下子就好像是老了十岁。 看来这一次是司徒正明也是担心了不少。 “你放心,我会好好做的。”顾湘湘安慰了司徒正明几句,准备好所有的一切之后就要开工。 眼看着顾湘湘要走了,司徒正明又连忙开口,“这次你帮了我,这份人情我记着,以后有用的了我的地方,尽管说!” 顾湘湘看司徒正明就笑了笑,她现在还觉得没这么必要。 反正帮了司徒正明,就等于是帮了时烨。 下午五点,就在顾湘湘还在司徒家跟踪报道的时候,这边时烨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听着Peter报告。 “BSOS,钱森已经彻底查过法国那边了,我们查到了一个准确的消息。顾小姐,真的是三年前被人秘密送到法国的。而顾小姐之前在法国的一切资料,好像都是凭空冒出来,为的就是让我们去查的时候能够轻而易举的知道结果。” Peter翻开手中的一个文件夹,开始给时烨解释起来。 “按照您的吩咐,我们花了一周的时间,找到顾小姐居住的地方以及正在工作和以前工作的地方,至少有十个人的说法都是一致。三年前的一个夏天,顾小姐移民到了法国。” 这一次,钱森不是查的什么官方的资料,他直接带着人去了法国一趟,并且就在顾湘湘曾经住过的地方,挨家挨户的询问,最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时烨此刻正坐在办公桌前,他的手肘放在桌上,双手的五指轻轻的点着。 修长的眉宇之前有浅淡的折痕,就连那漆黑的眼眸中,也透露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然。 他在仔细的听Peter的分析。 真相,似乎已经很接近了。 时烨没有说话,Peter就继续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