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这几天,恨我了吗? - 帝少通缉令:娇妻别想逃

第一百四十章 这几天,恨我了吗?

“那个,BOSS,你……” 顾湘湘有些疑惑的开口,本想问问时烨到底是要做什么,结果就看到原本距离她不到三步距离的时烨忽然转身,疯了一般的将她拥入怀中! 时烨的动作有些大,他冲过来的时候,堪堪抱住顾湘湘,冲击的力道将两人都冲撞的晃悠了一下。 身体向后仰,顾湘湘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拽紧跟前的东西,防止自己摔倒。 可她本能的伸手抓住的,却是时烨的衬衣领口。 等到顾湘湘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她正双手抵在时烨的胸膛上,而时烨又将她整个人紧紧的抱在了怀中。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 被心爱的人这样珍而重之的抱在怀中,也许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愿望吧? 顾湘湘周身都觉得是暖暖的,鼻翼之间,是属于他身上独有的青草香味,也带着一点点的烟味。 以前的时烨是不抽烟的,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也会抽烟了。 可他一定抽的不多,因为顾湘湘闻到那些烟味都是淡淡的。 他的手臂是这样的有力,拥着她的时候,好像全世界都在她的面前,她甚至不必害怕任何。 要是没有今天的婚礼就好了,她还能和以前一样的幸福。 然而,今天,是时烨的婚礼。且新娘不是她。 外面,他的准新娘还在等着他,他却在这里抱着她! 他,到底……懂得什么叫做尊重吗? 就这一秒钟,顾湘湘忽然觉得很恨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人! “你放开!”顾湘湘用力的挣扎,想要甩开跟前的这个人! “湘湘……”时烨开口,嗓音之中满满的都是受伤。 他就那样可怜的看着顾湘湘,像是一只被抛弃了的金毛(狗狗的品种)。 顾湘湘终归还是被时烨眼底那种受伤所触动。 她暂时忘记了挣扎,就在他的怀中,也抬眸看着他的双眼。 互相凝视的那一刻,顾湘湘猛的有一种错觉。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改变。 时烨还是从前的时烨,她,还是从前的她。 两人对望之间,时烨又不自觉的倾身,吻上她的唇。 他真的……好想她。 这几天他忍着,忍着不靠近她…… 他真的已经很用心很努力的压抑自己的情感了。 可谁让她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厨房? 在看到她脸上那落寞的笑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忍不住了。 他想要拥她入怀,所以他支开了这里所有的人。 这整艘游艇都是他的,也不怕被人偷听和监视。 三天了,他没有抱过她,没有吻过她了。 她的唇,还是往日那般的柔软,香甜。 时烨沉浸在自己的感官中,也就这个时候,他的心才是完整的。 拥着她的时候,他会觉得拥有了一切。 人之所以区分于动物,就是因为有感情,有爱。 这种最原始的情节,又带给时烨无比的兴奋。 真好,她还在他的怀中,就在此刻。 时烨的吻,对于顾湘湘来说,冰凉,却又炙热,几乎将她融化,也在一下秒,几乎将她冰冻起来! 脑海中的空白好像被填满,顾湘湘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和力气,竟然刷的一下子推开了时烨,并且整个人都倒退了好几步! 厨房不算特别宽,顾湘湘这么一后退,就撞到了桌上放着的盘子。 稀里哗啦的掉下去好几个,顷刻之间,摔成碎末。 一如他们之间的爱。 直到清脆的响声在房间里扩散开来的时候,顾湘湘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呆呆的看一眼掉在地上的盘子,顾湘湘脸色有些不好。 她没有打算进来摔盘子的……尽管她的确想过要这样做。 “小心,别踩到碎片,你站过来。”不等顾湘湘继续胡思乱想,时烨就用温柔的仿佛可以拧出水来的嗓音开口叫她。 “……”顾湘湘诧异的抬眸,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这么温柔细致的话,会是他说的吗? 可此刻站在她眼前的人就是时烨,不是他说的,还会是谁说的? 他不是不要她吗,为什么要这样担心她? 时烨皱着眉头见顾湘湘也不听话,还是愣在原地,他直接走过去,拉着她的手,要她站到没有碎片的地方去。 刚走到顾湘湘的跟前,时烨都还没有来得及伸手,顾湘湘就躲开了。 她垂着眸,长而卷曲的睫毛往下打下一片扇形的阴影,就在她的脸上。 “不用你管。”她闷着声音,第一次用这样类似于吃醋的语气跟时烨说话。 以前的顾湘湘,就像时烨了解的那样,永远那么的大方得体,懂事的让人心疼。 而如今呢,她竟然…… 跟他说不用你管。 更像是在跟他撒娇。 时烨忽然一下子就笑了起来,他靠近她,魅惑开口,“听话,站到一边去。” 他除了温柔之外,又多了一分耐心和宠溺。 这样的他,似乎自带治愈功能,一下子温暖了顾湘湘寒冷的心。 她不知道他这样多变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是因为他的那一句话,她跟着他,站到了一边没有碎片的地方。 “为什么?”顾湘湘仰头看着跟前这个帅气的男人,麋鹿一般的大眼之中写满了迷茫。 “这几天,恨我了吗?”没有回答顾湘湘的话,时烨微笑着,垂首,前额抵在她的额头上。 两人靠的如此的近,好像之前所有的隔阂,都在这一刻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呼吸都纠缠在了一切,分不清谁是谁。 顾湘湘没有开口,她沉默了。 恨吗? 应该是有的吧。 她恨他对她那么好,让她爱上他了之后,又跑去和别的女人结婚。 可如果真的是恨他的话,那么现在她为什么又能这样顺从的被他拥着呢? 顾湘湘的沉默似乎已经回答了时烨的问题。 他叹气,并不知道是应该说点什么。 他知道,她肯定是恨他的……毕竟之前,做的那么决绝的人,是他。 就在时烨感叹这些的时候,却又听到顾湘湘淡漠飘渺的嗓音传来。 “我不恨你。”顾湘湘开口,轻巧如鸿毛。 时烨心头一喜,正要接话,顾湘湘又开口道,“我有什么资格恨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