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曾经被催眠过 - 帝少通缉令:娇妻别想逃

第一百九十九章 曾经被催眠过

他也没有想到,原来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心灵其实也很强大?都已经被催眠了,竟然还能保持一丝冷静。 “我没有。”顾湘湘摇头,嗓音木讷的跟呆子一样。 时烨皱眉,他的视线还落在对面的苏牧辰身上。 他可还没有忘记,今天的主角,是苏牧辰。 “是谁指使你追杀顾湘湘的?”催眠师也不着急,就重复着刚才的那个问题,又问道。 “是……是老板。”这里下苏牧辰回答了,可他仍旧没有提到关键的人名。 催眠师回头看了一眼时烨,似乎是在征求时烨的意见。 时烨知道催眠师是在问他要不要加强询问的力度。 因为即使是最棒最出色的催眠师,也有可能伤害到一个人的神经。 毕竟催眠他人,去窥探他人的心里,这本来就是一种风险。 有风险的事情,代价一般都比较大。 当然,如果是从治疗的角度出发的话,那用意和结果也就会大大的不同了。 “你的老板是谁?” “是……欧……” “时烨!”顾湘湘一声脆生生的回答,一下子充斥在房间内。 时烨和那个催眠师原本都十分专心的在等待苏牧辰的回答,结果就听到顾湘湘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句,都有些愕然。 不过很快两人会就过神来,催眠师又盯着苏牧辰。 “欧什么?告诉我,你的老板叫欧什么?”催眠师的问题还在不停的重复。 这下苏牧辰却变得安静了起来。 时烨的目光之中有淡淡的失望。 没想到他都已经走了催眠师这条路了,竟然还是不能问出什么来。 这个苏牧辰,到底是有多难对付? 催眠师也迟疑了一下,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 可就在这样重要的档口,一直安静的大家都以为在这个问题上不会开口的顾湘湘,会无比坚定清晰的给出了答案。 “欧其华!” 这三个字咬的那么清晰,说的那么顺畅! 时烨瞬间呆住。 顾湘湘回答了这个问题,那代表着什么?代表她知道背后操控一切的人? 为什么她会知道?是她猜到的?还是……和她合作的人? 时烨半天没说话,可催眠师却不放弃的继续追问。 “欧其华是谁?你的朋友?” “不是……”顾湘湘摇头,给出否定的答案。 而那边的苏牧辰则完全没了声音,脸上又开始扭曲起来。 看样子他的第二人格马上就要苏醒,催眠师不能继续了,他不可能同时操纵两个人格。 就好比现在,他放弃了苏牧辰,转而问顾湘湘。 “你为什么会知道欧其华这个名字?他是你的过去吗?还是你现在的合作伙伴?” 在催眠师说完这话之后,顾湘湘内心隐藏的巨大迷宫开始运转,而迷宫的钥匙关键字,其中一个就是‘过去’。 “我就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我从小在法国长大,我在中国还有一个弟弟,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的亲人,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着…” 顾湘湘机械的回答着早就有人为她写好的台词。 而她的内心真正的意识此刻正在沉睡,回答催眠师的这些问题,她其实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话音落下,顾湘湘就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黑暗,无休止的黑暗。 没有轮回,没有光线,没有任何的希望。 顾湘湘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睡了三天,整整三天。 时烨放下了手头的工作,一直都陪伴在顾湘湘的身边。 她昏迷之前没有受到任何的创伤,催眠师也检查过了,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各项指标都非常的正常,生命体征也正常,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醒不过来。 最后专家们讨论之后得出一个结论,大概是顾湘湘自己本人不愿意醒过来,这在临床医学上,也是罕见的病例。 然而,催眠师却告诉时烨,顾湘湘这不是自愿的沉睡,按照他当初看到的情形来看,顾湘湘曾经也许是被人催眠过。 并且,后遗症非常的严重,因为她的内心防御机制非常难以突破。 这天下午,顾湘湘还没有醒过来,时烨照例去看了她之后出来。 书房,时烨叫来了催眠师蒲树。 “你之前提到,顾湘湘曾经被催眠过吗?”时烨靠在会客沙发上。 蒲树跟他说这些的时候,他正满脑子都在想着顾湘湘晕倒的原因,根本没怎么上心。 经过这两天的沉淀,他似乎想通了一些事情,又叫来了蒲树探讨。 蒲树在时烨的对面坐下,跟前放了一杯咖啡,他只是看了一眼,没有动。 咖啡因,可以刺激人的大脑皮层,促进感觉判断。 任何有可能影响他判断的东西,他都不会碰。 “按照我这么多年的经验看来,顾小姐曾经被催眠的时候,大脑受到过严重的伤害,这大概是在催眠的过程中强制抵抗的后果。”蒲树娓娓道来,他就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他当然清楚在这个行业之中,到底有多少的端倪。 Hypnotism(催眠术),是绕过表面意识而进入潜意识输入语言或肢体语言的行为。 一旦被催眠,那么被催眠者能够反抗的真是少之又少。可见其控制力的强大。 在国际上,催眠术被严格的控制,只有持有催眠术执照的人,才可以运用这种治疗手段。 蒲树在这个行业之中打滚了数十年,见过的病患,多过他吃过的米饭。 “催眠可以使一个人失忆吗?”时烨缓缓的问道,骨节分明的指敲打在侧面的扶手上,发出的声音缓慢而悠长。 时烨也是花了好长的时间,才接受了催眠术这种新生的名词。 当然不是因为他不能接受这种方式,他只是不能接受,竟然还有人对顾湘湘使用催眠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