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找回真正的自己 - 帝少通缉令:娇妻别想逃

第二百零五章 找回真正的自己

没想到这一次顾湘湘会醒来的这么快,不管怎么说,至少没有让时烨等的太久。 吃过早饭,时烨就叫了蒲树过来。 蒲树检查了一下顾湘湘的基本情况,发现她的情况也很稳定,于是也就作罢。 只不过时烨却暗中让蒲树尽量跟在顾湘湘的身边,好随时注意顾湘湘的情况。 既然不能强制用催眠术唤醒顾湘湘曾经的记忆,那么也就只能等她自己冲破束缚,恢复过来了。 下午时烨去了公司,顾湘湘醒过来之后,他终于可以放心一点去公司处理事情。 这几天万宏国际的公事又有些堆积,他是时候回去处理下了。 顾湘湘本来也想跟着过去,可是时烨却不同意她去,让她好好的在家里修养一段时间。 她本来也才刚刚醒过来,身体还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还是别这么着急出门了。 于是顾湘湘也就在家里休息。 下午阳光正好,顾湘湘也没有什么地方要去,就在院子里晒着太阳。 蒲树在客厅里观察了顾湘湘很长的时间,这才走出去,和她交谈起来。 “听说你也不喜欢喝咖啡?白水可以吗?”说着话,蒲树就将一杯白水放在了顾湘湘的跟前。 顾湘湘本来还眯着眼惬意的享受午后的阳光,正在想着要不要进去弄点水喝,就见蒲树端着水走了过来,于是瞬间就有了一种雪中送炭的感觉。 莫名的有些亲近,顾湘湘点头,笑着谢道,“恩,挺好的,谢谢。” 顾湘湘的话结尾有点短,证明和她对话的人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熟悉。 蒲树很明显的察觉到了其中的含义,可他也不着急,坐在顾湘湘的身边,慢慢的和她聊天起来。 “之前你睡了那么长的时间也是因为我当初使用催眠术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你的异样,说起来也是我的疏忽,抱歉。”蒲树喝了一口水,转眸看向顾湘湘的时候,又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双桃花眼之中充满了打量。 蒲树注意到,今天下午的顾湘湘,似乎有些心事重重。 她的柳眉时不时的蹙起来,嘴角下拉,脸上时而挤出来的笑,也有些苍白无力。 蒲树的话说完之后,顾湘湘又道,“当时时烨也在那里,为什么他没有被催眠?” “时先生的意志坚定,像我这样程度的催眠师,也没有多大的把握能将他催眠。”蒲树耸了耸肩头,说的没什么所谓。 催眠本来也不是对每个人都有效,某些意志强大的人,程度就非常的困难。 闻言,顾湘湘有些落寞的叹气。 “奥,原来是这样……看来我的意志力太薄弱了……”说的有些无奈,顾湘湘瘪嘴。 她还以为自己是一个挺坚强的人,没想到她也这么轻易的就会被控制。 蒲树听出了顾湘湘话语中的落寞,也没有做太多解释,反而开始套顾湘湘的话。 “顾小姐曾经也接触过催眠吗?这一次被催眠的速度,好像有点太快。” “没有啊。”顾湘湘讪笑着,本来也还没觉得有什么,结果被蒲树这么一说,还觉得有点丢脸。 这么快就被催眠,而且还是旁观的一个人! “那……顾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你的过去吗?比如,三年前?”蒲树饶有兴致的反问,目光斜斜的落在茶几上,余光却时刻注意着顾湘湘此刻脸上的所有表情变化。 任何细微的神情,都可能是会左右他判断的依据。 “三年前?我在法国生活啊!我对过去好像没什么太深的印象,大多只记得最近发生的事情。”顾湘湘皱了皱眉梢,也努力的回想了一下。 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额外的记忆,很平淡,就几句简单的描述。 “三年前您是否发生过重大的事故?有伤及头部吗?” “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身上有一道伤口,医生说大约是三年前留下的,可我一直没什么印象,也想不起来。”说道这个,顾湘湘的心口又开始隐隐作疼。 前段时间她都没有这种现象,也就是从最近才开始的,只要一去想到三年前的事故,她的心口就会微微的抽疼。 蒲树很敏锐的看到顾湘湘皱眉。 他踌躇了很长时间,才缓慢说道,“顾小姐,接下来我的话,只是站在我医生的医德出发的,时先生并不知道。关于这些隐私的事情,我觉得至少还是要告诉你一下。” 蒲树的态度一下子就开始变得严肃了,搞的顾湘湘还有点疑惑。“你说。” 个人隐私?她到还真的有些好奇。 “按照你当天那么轻易就被我催眠的情况看来,你多年前应该也被催眠过。催眠的内容也只有你自己能够想起来,有的时候你应该也会觉得有些反应,比如很多事情你想不起来了,有的时候记忆也可能会错乱。这样的情况持续的时间有多长我还不能断定,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要想恢复之前的一些记忆,只能靠你自己。” 蒲树缓缓的说着。 尽管这些事情时烨没有让蒲树告诉顾湘湘,但是他还是自作主张的告诉了顾湘湘。 这是站在心理医生的角度上对病患最真诚的忠告。 听言,顾湘湘整个人都沉默了。 她不能反驳蒲树的话,相反的,她还觉得蒲树说的……似乎很符合她最近的情况。 小时候的事情,她的确一点也都不记得,还记得湘平告诉她一点关于小时候的事情,她甚至完全都没有印象。 再有就是关于她在法国之前的事情,也有好多,她根本说不上来,只是空荡荡的只有一句话。 甚至,还有时烨带她去过的顾家老宅,她明明觉得那个地方是那样的熟悉,可她却总是想不起来小时候的事情。 被捏造出来的记忆,总有出差错的时候。 顾湘湘说她是自小在法国长大,那为什么又会对顾家的老宅感觉那么的熟悉呢? 一定是哪里出了错,所以才会将事情变得这样的复杂。 顾湘湘沉默着,她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良久,她终于叹气,“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我想起来过去发生的事情吗?” 她想,她应该找回真正的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