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好,我不走。 - 帝少通缉令:娇妻别想逃

第二百二十三章 好,我不走。

也许是时烨的触碰惊醒了顾湘湘,她皱着眉梢,整个人卷缩成一团,有些冷的抱紧了被子。 “爸,我不敢……你……你不要逼我……” 顾湘湘的声音很小,但是时烨距离她如此的近,自然很轻易的就听到了她说的话。 爸? 她做梦的时候,梦见了她的父亲吗? 关于顾湘湘的父亲,时烨也没有见过几次。 当年的万宏国际虽然已经独步国内,但时烨每天也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 顾家当时在外的名声是书香门第,和时家这样的企业是丝毫没有瓜葛的。 时烨第一次见到顾湘湘的父亲,是在他们结婚之后的第三个月,她带着他回家。 家这种字对时烨来说几乎没有感情,更别提什么要带着回去见家长了。 他脑海里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意识,所以才会和顾湘湘隐婚,谁也没有通知。 当时他听顾湘湘说要带着他回家的时候,他满脸的嫌弃,直接两个字回给她,“不去!” 见家长有什么意思呢? 反正就是看一眼,之后也就没什么事情了。 顾湘湘可不干,拉着他软磨硬泡,“去吧去吧?我爸就想见你一面,他人很好的!” 时烨自然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最后还是她连续一个星期跟在时烨的身后不停的念叨要回家,时烨实在被她烦的不行,这才把手头的事情放了放,跟着她回去了。 第一次见到顾湘湘父亲,时烨就觉得,这人气宇非凡,且说话做事非常有见解,也没有刻意挑时烨的刺,两人见面的那个下午,还坐在一起聊了很长的时间。 那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回想起来,时烨才醒悟,原来顾湘湘的父亲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他和他的女儿秘密结婚这么长的时间才回去看他,而他竟然也一点都不生气。 可就正是一个这样好的父亲,会逼着顾湘湘做什么她不敢做的事情呢? 时烨皱紧了眉梢,知道顾湘湘可能会有些害怕,就掀开被角,躺进了被窝。 有力的手臂拦着她,将她拥入怀中。 顾湘湘尽管是在睡梦之中,也感受到了身边温暖的存在,她急不可耐的窝进那个温暖的怀抱,浑身还在不停的颤抖! “别怕,没事了……”时烨的手,像是有魔力一般的轻拍在顾湘湘的后背。 做恶梦不可怕,毕竟那不管有多么的可怕,也终归不过只是一场梦而已。 而顾湘湘呢? 她除了要承担顾湘平死在她面前的痛苦之外,每晚睡觉,她必然会梦到一个场景。 那是一场漫天的大火,烧在一座古老的宅子里。 一个稍微年长的男人跌坐在地,就在她的跟前。 男人焦急的看着她,说出来的话,带着哭腔。 “湘湘,只有你亲手杀了我,他们才会放过你啊……答应爸爸,好好的活下去,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那男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悲伤,那么的难过,那么的,不舍…… 自从湘平走了之后,顾湘湘只要一闭上双眼睡过去,梦里一定就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她不知道这些到底都代表了什么,她只知道,那些画面是那么的真实,一定是她曾经经历过的事情! 可就在她那么难过的时候,身边忽然有了人安慰。 她很用力的睁眼,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楚眼前到底都有些什么,她很迷茫,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还好有那股温暖在她的身边。 心底的恐惧渐渐的消散,眼前的画面,也开始变的正常了起来。 时烨就躺在顾湘湘的身边,见她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就连眉心的褶皱也消散了,这才小心翼翼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去洗个澡。 他刚才过来看顾湘湘,根本还没有来得及换下身上的白色衬衣。 现在她没事了,他至少先去换一身衣服。 不过他才刚刚这么一动,顾湘湘立刻就嘤咛了一声。 “不要走……” 她感觉到他离开了,身边温暖的感觉就要消失了,那么像是之前那样的痛苦,又会再一次席上心头吧? 不要,她不要。 柔软的小手用力的抓着时烨的衣角,顾湘湘的意识大概已经认出了这个人就是时烨。 有他陪伴在身边,她才不会害怕。 可是他为什么要走呢? 不要走吧。 时烨才这么动了一下,就被顾湘湘抓着。 他立刻僵住了身子,不再动弹。 她好不容易能够安稳的睡上一会儿。 至于身上的衣服…… 罢了。 “好,我不走。”他轻声应着,又小心的将她抱在怀中。 小东西,你现在知道让我不走了?早上的时候是谁着急要离开我的? 时烨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他啊,这辈子估计真的是离不开顾湘湘了。 早上还吵的脸红脖子粗的,摔门离开,气到不行。 晚上她这么乖乖的窝在他的怀中,糯糯的说上一句,他就眼巴巴的留在了她的身边。 怀中的她这么柔软,这么瘦弱,让他怎么忍心离开呢? 说起来,最近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似乎又瘦了。 抱在怀里都是一堆骨头,这样不好。 得让她好好的补补,长点肉,抱起来才更柔软。 而且,身体好了,将来生孩子才不会那么辛苦。 时烨也累了,迷迷糊糊闭上双眼的时候,还在想着要怎么把怀里这不听话的小东西养胖一点呢? 夜晚,如期而至。 窗外的寒风吹在身上,有些刺骨的冰凉。 这时候已经是腊月了,温度一天不如一天。 临近年关,街上筹备年货的人也多了起来。 屋外很安静,但是偶尔会听到远方的几声爆竹声。 想来也是调皮的孩子提前买了炮仗在放吧? 就这么一两声,吵醒了顾湘湘。 她下午就在阳台上睡了一会儿了,本来睡的也不安慰,现在醒的也很快。 动了动身子,发现有些不能动弹,顾湘湘下意识的还以为自己是着凉了,全身酸痛。 可是回眸朝着身边看去的时候,却发现时烨正躺在自己的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