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美人计 - 帝少通缉令:娇妻别想逃

第二百六十三章 美人计

“你是说我带走苏牧辰的那天,去了你的庄园,喝了你的茶,所有人都看到了?”顾湘湘还是不敢相信的想要求证。 怎么可能啊……她那晚上明明就是和时烨在湘平游乐园玩,后来时烨离开了,她自己坐车回去。中途看到苏牧辰,然后和他谈了合作。 她那天晚上的行程安排就是这样啊,也就是说在她见到苏牧辰前面一点的时间,苏牧辰就已经被救出来了。 那个时候她应该是好端端的坐在车上的吧? “怎么?你还想抵赖不成?顾湘湘,你太让我失望了。这样的你,没有资格呆在时烨的身边。”常清泉眯眼盯着顾湘湘,忽然有了一种想法。 之前的顾湘湘本不是这个样子,怎么突然变了性子,难道是因为……她知道了顾家的事情,所以想要暗中报仇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 顾湘湘满脑子的疑惑,一片空白之后,猛的觉得自己是不是又有记忆断了片,就问,“你家有监控吗?” “当然有。” “你给我看看那晚上我去你家时候的监控。清泉,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那天晚上没有去你的庄园,救走苏牧辰的事情,也能算得上我一份吧,但是我可以用我的生命对你保证,我真的没有去过你的庄园。这件事情我一定给你个交代,可我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能放过我一次吗?” 尽管顾湘湘也对常清泉口中的说法感兴趣,然而此刻却不是在这里讨论这些小事情的时候。 一支舞的时间并不长,她再不抓紧一点,张悦也许就没有机会了。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帮助张悦,让她可以拿到钥匙。 顾湘湘说的真诚,她就那么带着些许恳求的看着常清泉。 常清泉被顾湘湘看的有些莫名其妙。 她的眼神看起来那么的真诚,不像是会做出坏事的人啊。 那么,他要不要放过她一次? 沉默片刻,常清泉还是叹了口气,“湘湘,这么多年了,你是唯一可以走进啊烨心里的人,希望你可以好好对他。这一次我放过你,但却不是看在啊烨的份儿上,我是想让你看在我的份儿上,今天我不拦着你做什么,但是来日,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不能饶恕的事情,请你看在今天的份儿上,不要太恨我。” 三年前顾家被灭门的事情,不管时烨怎么遮掩,顾湘湘应该知道的时候,自然都是会知道的。 他不想到时候被顾湘湘追的满世界砍,所以还是从现在就开始为自己的以后打算吧。 至少让顾湘湘欠自己几个人情也好。 “好。”顾湘湘虽然不明白常清泉这说的都是些什么,不过眼下她还有正事要办,至少先打发了常清泉。 得到了顾湘湘的回答,常清泉这才松了口气,转身走了。 常清泉忽然插进来也算是个小插曲了。顾湘湘赶紧溜进房间,找到张栋楼的电力开关,毫不犹豫的关掉了。 此刻正在一楼大厅内跳舞的男男女女一下子就陷入了黑暗,有胆小的女人立刻就尖叫了起来。 张悦更是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顾湘湘给她的一分钟的时间了。 她得好好的把握住! 首先,她也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尖叫一声撞进君昊的怀中,双手揪在他的胸前,隔着薄薄的衬衣,她能感觉到手下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 那是金属独有的触感,看样子钥匙就在那里了。 张悦这么一动作,也同样吓到了君昊。 怀里忽然撞进来这么一小团东西,跟之前在外面抱着她的感觉又有些不一样,她似乎是极其害怕的,整个人几乎都贴在她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捏着他的衬衣。“你不是什么都不怕吗?假小子也会害怕停电?” “闭嘴!我怕黑不行啊!”张悦一边和君昊斗嘴,一边探手小心翼翼的去摸他的领口。 钥匙被绑在链子上,她得先剪短钥匙和链子连接的地方。 这个时候就要用到她手上的一个小瓶子里。 里面隐藏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刀片上粹了化学物质,不管是多么坚硬金属,只要粘上一点,立刻就能像是切萝卜一样的切开。 君昊完全没有注意到张悦的动作,他私下看看,外面已经有保安走了进来,手中拿着照明灯,看样子是要去抢修电路。 “应该是哪里的电路坏了,已经有人去修了。”他这话,像是在安抚她。 张悦心里还是有点微微的感动,可现在也不是感动的时候,她正绞尽脑汁要怎么下手! 正在张悦眉头紧锁找不到办法的时候,君昊又忽然回了头,就着窗外微弱的月光,看着张悦,“怎么不说话?吓傻了?” 呃……别说,此刻的张悦还真有一种被吓傻了的感觉。 她这到底要怎么下手? 本以为停电之后君昊会去关注身边的事情,谁能想到他所有的关注力依旧还放在自己的身上? 张悦有些凌乱了……那么,她要怎么吸引君昊的注意力? 在这样的黑暗之中,光是对话,肯定是没什么太大的效果的! 可……不说话,那就只剩下……美人计了。 反正他现在也抱着她,他身上有些烟草的味道,不浓,混合在他独有的男性气息之中,有一种额外的蛊惑。 要不,她就牺牲一下好啦?说起来也算不上什么牺牲不牺牲的,她喜欢他身上的味道。 一半是出于计谋,一半又是出于真心,张悦没有多想,踮起脚尖就亲吻了一下君昊的脸颊。 可能有的人会觉得她为了任务出卖色相是不对的,然而,她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就是亲一下而已,又没有损失,况且,她还觉得是自己占了便宜呢! 天生就一个男孩子的性格,就连亲吻,也得自己主动。 张悦的唇瓣贴到君昊脸颊上的瞬间,她能感觉到他浑身的僵硬。 周围本就是一片漆黑的,君昊根本看不清楚太多东西,甚至也看不清楚怀中女孩的动作,也就是脸边那温热濡湿的感觉传来的时候,他才脑袋里嗡的一声,似乎反应过来她是在做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