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喜欢干嘛不说出来? - 帝少通缉令:娇妻别想逃

第三百七十四章 喜欢干嘛不说出来?

时烨想,也只有顾湘湘了,也只有她了…… 只有她看出他的悲喜,只有她会想方设法的让他开心。 原来,她那么折腾一番,想要给自己的惊喜,是这个…… 顾家的后院其实是非常大的,特别顾湘湘闺房后面的院子,简直大的离谱。 以前时烨曾经感叹,顾湘湘房间后面的院子,都能拿来踢足球了。 不过顾湘湘告诉他,那是因为她喜欢看烟花,爸爸为了能让她在家里欣赏各种距离的放烟花的效果,特意给她打造的巨大后花园。 所以…… 顾湘湘大概是想起曾经的一些片段了吧?还知道在这里放烟花。 没错,此刻呈现在时烨眼前的,就是一副正式版的,万花齐放的画面。 只是这个花,不是寻常的真花,而是烟花。 佣人们在得到顾湘湘的命令之后,几乎是奔跑着快速点燃了所有的烟花! 以前顾湘湘在家的时候就经常干这事儿,这些佣人都是被顾湘湘给训练出来的,那熟练程度,绝对是杠杠的! 耳边是噼里啪啦的烟花炸响的声音,眼前…… 红的黄的绿的蓝的,高的矮的,大的小的,所有的烟花都竞相绽放,美不胜收! 时烨就那样伫立着,呆呆的,几乎没什么动作。 那双深邃的,总是时不时的能够迸发出精光的双眼,此刻也毫无意外的被那美丽的仿佛画卷一般的美色给吸引了。 甚至可以说的上是沉迷。 似乎都有些忘记要呼吸了,时烨看着眼前的一切,整个人都像是被填满,幸福的要溢出来了。 之前的落寞,悲伤,压抑,几乎是在转瞬间都被挤走。 说真的,在这样的美丽面前,谁还能分神去想曾经那些不愉快的东西呢? 脑袋里几乎是放空的状态。 时烨看着天空中顾湘湘送给自己的礼物,他想,他这辈子都不会放开她的手。 也许在中国人的传统里,放烟花本来就是一件值得高兴值得庆祝的事情。 所以不仅仅只是时烨看着烟花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撼了,就连佣人们也觉得非常的开心。 当然……还有围绕在顾家周围的一些人家,看到不远处的天空里炸开了五彩斑斓绚丽的烟花,都忍不住微笑起来。 心想着,放烟花的那一家人,今天一定有开心的事情吧? 顾湘湘站在时烨的身边,很是时候的和他一起欣赏此刻的美丽。 直到烟花几乎放尽,她才缓缓的开口。 嗓音轻柔婉转,让人听起来,有一种奇异的安定。 “烟花灿烂,稍纵即逝。希望你的悲伤也能和这些烟花一样,在绚烂的天空中炸开,随后消失不见。” 顾湘湘难得说这样认真的话。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时烨,因为晚上在时家老宅的经历……毕竟那件事情是和时烨的父亲有牵扯的,她不好评判什么。 所以,只能把自己的心意表现在这些行动上了。 本来就是带着时烨出来散心的,希望他看到这些烟花之后,心情能够好起来。 时烨听到了顾湘湘的话。 他们两站的如此的近,就算烟花的声音有些大,可他还是听了个清楚。 他知道她的意思。 他转身,低头对上她的双眼,正经道,“看来我的晚饭有着落了。” 话说的这样的认真,顾湘湘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等她看清楚时烨眼底的温柔的时候,她才恍然。 之前不是说好了,要是时烨不喜欢的话晚上就不许吃饭吗?? 现在他主动的说晚饭有着落了,这也就代表着,他喜欢这个礼物。 他这个人啊…… 总喜欢绷着,喜欢的东西,也不直接表达出来,总是喜欢绕弯子。 不过既然他喜欢这个礼物,也就代表她的心思没有白费啦! 她有些嫌弃的溺他一眼,“喜欢干嘛不说出来?” 时烨却没有停留在这个话题,他倾身,将她拉近怀中,享受此刻的美好,也只有拥着她,他才彻底的安心下来。 “刚才在老宅里听到的声音……” 顾湘湘伸手环住时烨的腰身,本以为他要跟自己说说今晚的烟花呢,没想到他竟然是向她打开了心门,说起了在时运邦那里发生的事情。 顾湘湘知道,那对于时烨来说,也肯定不是一件可以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口的事情。 她不想让他做为难的事情,如果这件事情是他的为难,那么她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听。 “烨,我都知道。别说了,我们去吃饭吧。” 她开口打断他的话。 时烨从没有跟她提起过这些事情,想来,这些东西也应该是他心中的禁忌。 时烨拥着顾湘湘,听着她用这样踌躇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 他明白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她是怕自己为难。 可……如果那个倾听的人是她,又有什么好为难的呢? 且,他不想让她担心。 他拒绝了她的提议,继续说着自己的话。 “那样的声音,对我来说并不陌生。自从我妈走了之后,几乎每天放学回家,都会听到这样的声音。那时候在父亲身边的女人还不是聂金枝,是另外形形色色的女人。我知道,正是因为有那些女人的存在,才造成了我妈的死。从那时候开始,我厌倦那个家,六岁的时候就去了国外。” 时烨一边说着,就一边回忆自己的过去。 那些,于他而言,除了伤痛之外就什么都没有的过去。 他从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这些事情。 也许不真正的去体会,很多人是无法感受的。 在小小的时烨眼中,父亲……多么伟大,多么庄严,多么沉重的字眼啊…… 可就是这样一个原本应该是伟大的,应该是自己偶像的男人,私生活却…… 后来时烨长大一点了,懂的更多了,他知道父亲也有权利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可这对时烨的童年来说,的确是一种无法弥补的伤害。 从那之后,他不喜欢回家,对时运邦非常的冷淡,对所有在时运邦身边的女人都有一种仇视,更何况聂金枝还是唯一一个跟在时运邦身边时间超过十年的女人? 就连他的母亲,也只在时运邦的身边呆了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