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从来就不该有奢望 - 帝少通缉令:娇妻别想逃

第三百九十七章 从来就不该有奢望

时烨和Peter走了之后,聂金枝才从楼道的一侧缓缓走了出来。 没错,刚才她就一直站在走廊里,听到了时烨和Peter的对话。 “该死的小蹄子,还敢跟我作对,这下好了吧?浑身都被烧伤?是不是连那张如花似玉的小脸蛋,也保不住了?哈哈!看你以后还怎么勾引男人!不过……这小丽做事还真是快啊,我只是让老头子给时烨打了个电话让他回来而已,小丽这么快就把事情给办好了,果然是个好孩子!” 聂金枝心里美滋滋的,转身就进了时运邦的房间。 见到是聂金枝进来而不是时烨,时运邦有点不高兴,“不是跟你说小烨在的时候让你别出来吗?赶紧上楼去!” 时运邦现在还是有护着时烨的心思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总不能好不容易才让儿子回来了,就再把儿子气跑了吧? 聂金枝对于时运邦说这样的话也见怪不怪了,反正这个糟老头子也活不了多长的时间,她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也不在乎这么几天的时间。 于是聂金枝就笑眯眯的对时运邦说,“小烨刚才急急忙忙的走了。” “走了?怎么没跟我说一声?”时运邦有些诧异,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走的时候连说都不给他说一声? 眼看着时运邦有点吃醋的嫌疑,聂金枝就在旁边煽风点火,“听说顾湘湘的事儿吧?除了她还有谁能让咱们小烨这么着急?” 果然,等聂金枝说完这话之后,时运邦的脸色又刷的一下变了。 本来就对顾湘湘的印象不怎么好的时运邦听了聂金枝这话,对顾湘湘的厌烦程度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那个女人的存在就是个祸害。顾青岩死在我手里,她肯定知道,三年之后费尽心思的再一次接近小烨,不是为了来报仇的是为了什么?”时运邦恶狠狠的念叨。 身边的聂金枝却根本没有把时运邦的这一句话给放在心上。 在她看来,顾湘湘本身就已经快要不存在了,时运邦也快要不存在了,她才不管他们之间到底是有什么样的仇恨。 她只需要好好的等着小丽做完所有的事情,她坐收渔翁之利即可! 马上万宏就会成为她手中之物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聂金枝靠在时运邦的怀中,伸手在他的胸口处画着圈圈,柔媚的撒娇,“别管他们了,老爷,咱们今天还没……” 聂金枝这柔软温香的身体一靠过来,时运邦立刻闻到了一股奇异的芳香,身体也热了起来,根本没时间去管时烨和顾湘湘的时间。 忍不住伸手摸去聂金枝的胸前,时运邦用力一捏,便听到聂金枝啊的一声。 就这一声,足以让人血脉喷张了。 “昨天不是才喂饱你了?我这一把老骨头,都快被你给折腾散了!”时运邦说话的时候也觉得懊恼无比。 要说年轻的时候,他是乱来了一点,不然时烨的母亲也不会含恨而死。 可到了中年往后,特别是现在,他头发都白了不少,早就不想男女的那点事情了。 虽然这些年聂金枝也没有和他分房睡,可他却从来没有动她的念头。 之所以一直把她留在身边,也是想老了有个伴,可以照顾自己。 可谁能想到,这年纪越大,就越是控制不住自己了,每天看着她曼妙的身姿,就停不下来! 聂金枝邪肆的勾唇,直接自己脱了衣服,一下压在时运邦的身上,“今天才开始呢!” 话毕,两人又翻滚在了一起。 聂金枝当然知道时运邦很多年都不碰她了,不过…… 小丽给她的迷魂香还真是管用,不仅让这老头子重新硬朗起来了,还什么事情只要被她挑唆两句,就会乖乖的听她的话! 她在这个家里忍气吞声这么多年,终于也有翻身的一天! 等她把这糟老头子彻底榨干之后,哼…… 夜,被浓重的漆黑充斥。 月潭,郦城西江边上的一个小型的岛屿。 四周环水,进出需要游艇,连小船都划不进去。 月潭中央,有巍峨的仿欧式风格的城堡。 佣人,安保,应有尽有。 中央主卧,六米宽的柔软豪华大床上,顾湘湘正安稳的睡着。 她身上染血的衣服早就已经被换下来了,此刻穿在身上的,是真丝吊带睡衣。 月潭气候温暖,很是怡人。 顾湘湘一双白玉般的手臂正露在锦被之外。 脸色虽然有些苍白,可却美丽依旧。 床边,一个坐在轮之中的男人,正在欣赏这样的美景。 轮椅男人的身后,还站着把顾湘湘带回来的李昆。 “老板,那边传来消息,时烨已经朝着琉璃小姐所在的医院赶去了。” “恩。”应声的人,正是顾洪涛。 眼下他的表情很舒爽。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那个躺在大床中央的女人,不曾移开。 李昆不知道老板为什么会安排顾湘湘住在主卧,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老板,琉璃小姐被烧成重伤,会不会忘记了计划??要是她把一切都告诉时烨,那我们岂不是……” “有什么关系呢?真正的顾湘湘在我的手里,现在不管是时烨,还是顾家,谁都不敢对我怎么样。”顾洪涛似乎早就已经策划好了所有的一切,“至于琉璃……她如果敢说她只是冒充的顾湘湘,那么时烨会毫不吝惜的要她生不如死。所以……她现在是最不想让时烨看出来她是冒牌货的,放心。” 李昆听言,这才恍然大悟的点头。 “可是琉璃小姐……她似乎很失望。” 鉴于之前琉璃和老板之间的关系,李昆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老板和琉璃在一起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他也没有想到,老板竟然会这么狠心的对待琉璃。 “失望?”顾洪涛挑眉,重复着李昆的话,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她从来就不该有奢望,不过是我捏造出来一个假人,难不成她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个天仙?她的存在,原本也就是为了这一刻。只有她重伤,烧到脸。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时烨的眼前,时烨才不会对她起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