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眼见不一定为实。 - 帝少通缉令:娇妻别想逃

第四百一十章 眼见不一定为实。

时烨明白常清泉的意思,他是怕自己的情绪失控吗? 所以,这必然是和顾湘湘有关的事情了。 若非这样,常清泉从来不会这样的担心。 常清泉果然是了解他的。 可,就算是失去她的痛苦,他都已经体会过了,还会怕什么呢? 常清泉见时烨这样认真的样子,忽然有点说不出口来,原本想要递出去的资料又收了回来,转而笑嘻嘻的指着篮球场。 “要不先打会儿篮球?想想我们年轻的时候可也是经常来这里,怎么样?来一场?” 常清泉的提议显然是极好的。 他现在倒是不怕时烨情绪失控,他倒是有点怕自己说不出口。 反正都来了体育场了,不如运动一会儿放松点心情,也许会好很多。 时烨眯着眼打量常清泉半响,大概猜到常清泉的心思,也没有拒绝,拿了篮球就和他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 夜晚中,静谧非常。 只有两人跑步和喘息的声音,还有球被投入篮筐的哐啷声。 直到两人都有些累了,出了一身汗,这才优哉游哉的坐在观众席上,一人一罐啤酒,碰一下,干一口。 不是多么名贵的酒,只是在一边的自主售货机上买的,带着浓郁的小时候的味道。 时烨喝了一口酒,抬眸望着漆黑的星空,整个人的情绪似乎被放空,很多话,也就愿意说了。 常清泉是他的好兄弟,也算得上是人生上的一个类似于长辈却又是朋友这样的一个存在,很多时候,能给他许多的建议。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心事,时烨都愿意和常清泉说的原因。 “湘湘出事了。”时烨轻叹一声。 这是眼下最为棘手的一件事情,尽管他表面不是那么的担心,可是他的心底没有一秒钟是离开过这个话题的。 常清泉听的一愣,他这些天一直在外面调查,根本不知道时烨这边的情况。 顾湘湘怎么又出事了? 心里是十分的好奇,可常清泉却没有开口问。 他只是喝了一口酒,很安静的坐在时烨的身边,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常清泉知道,既然时烨主动提到了这个话题,那就证明他还会继续。 果然,没等一会儿,时烨又继续开口了。 他的眸光还在那漆黑的天空上,只不过这一次,他眼底的漆黑,简直比暗黑的夜,更浓重。 “我带她去看了我的母亲,原本是想要求婚,可我却走了,丢下她一个人。我走了没多会儿,别墅里发生了大火,她当时就在别墅里。全身烧伤面积达到百分之三十。”时烨鲜少说这么多的话,也只有在常清泉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才会这样的敞开心扉。 这些话,他甚至都不能和顾湘湘说。 听到这里的时候,常清泉也皱紧了眉梢。 他侧头看了时烨一眼,目光中充满了探究。 也许是注意到了常清泉的目光,时烨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苦涩一笑,“你也觉得奇怪?我也觉得奇怪,这个时候我并没有陪伴在她身边,而是跟你这个大男人在一起。” 时烨说的有些自嘲。 枉费他总是说自己有多么的爱顾湘湘,然而等到真的出事了,他却一个人躲的远远的。 他不是不想陪着顾湘湘,而是她…… 常清泉听出了时烨话语中的无奈,他有点不确定,所以只能试探性的开口。 “烧到脸了吗?” “恩。”时烨点头,喝下一口酒。 “因为她毁容了,所以你……变心了?” 真不愧是善于掌握人心的常清泉,一句话就戳中了时烨的心脏。 如果不是变心了,那此刻的时烨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 常清泉知道,这要是放在以往的时烨身上,估计会整日整夜都守在顾湘湘的身边吧? 举着啤酒的手僵硬了一下,时烨的表情有些微妙。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样的感觉,只是…… “我不知道。”时烨微微摇头,给出的答案是模棱两可。 别说常清泉了,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本来常清泉说那样的话也就是为了调侃时烨一下的,谁知道他竟然说不知道? 时烨都这样说了,那时不时也就代表着他真的有可能已经变心了? 常清泉瞪大了眼,觉得有些奇怪,又道,“啊烨,你不像是这么绝情的人。” 就算深爱的人的容貌改变了,要变心也不可能是这么一朝一夕的时间吧? 然而,时烨只能继续摇头。 “不知道是她变了,还是我变了。” 时烨苦笑着,又独自喝着闷酒。 他到真想是自己变了,那么这样的话,顾湘湘就还是以前温柔善良的顾湘湘,不会变成这样暴躁,易怒,把自己不舒服的情绪转嫁到别人的身上。 闻言,常清泉也沉默了一会儿。 “说到变,也许真的是有人变了。” 淡淡的说着,常清泉这才转手从身边将刚才那份文件拿出来,递给时烨。 “这是我最新查到的一些资料,对你也许会有很大的帮助,看看吧。也许看完之后,你就不会这么迷茫了。” 说着,常清泉也喝了一口酒。 时烨不以为然,伸手接过资料。 直到他拆开档案,看到第三页的时候,那双深邃的似乎永远只有沉稳的黑眸中,立刻像是发生了地震一般,晃动的厉害! “这……” 他呢喃真,嗓音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常清泉见他的反应,大概也和自己预料的相同,也轻叹一句,“所以说,眼见不一定为实。” 这一晚的风,清澈舒爽,吹走了密布天空的乌云,也吹走了人心深处的阴霾。 第二天一大早,琉璃醒过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的床边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早餐。 中餐西餐,豆浆包子馒头牛奶面包咖啡…… 琳琅满目的一桌,都散发着诱人的馨香。 琉璃坐起身子,的确觉得自己好饿了。 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琉璃还在庆幸,下巴的肉虽然被烧掉了,但是她的牙齿和食道都还是好好的,吃东西和说话都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