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顾湘湘,你有什么资格哭呢 - 帝少通缉令:娇妻别想逃

第四百一十五章 顾湘湘,你有什么资格哭呢

小时候青梅竹马的日子,那么纯净,那么天真,冲淡了此刻顾洪涛心底的邪念。 她从小就是他的公主,不管什么事情,他都护着她。 那个时候的顾湘湘,也真真是他的公主。 当顾家上上下下都只把他当成是一个佣人的时候,只有顾湘湘…… 只有她会叫他二哥,会把他当成哥哥一样对待。 年幼时期所受的恩惠和温暖,也许是最难以忘怀的,那些被呵护的美好,足以影响顾洪涛的一声。 顾洪涛还在发呆的时候,浑浑噩噩的顾湘湘思绪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又呢喃着。 “二哥别难过,湘儿生日的时候不要洋娃娃了,湘儿去跟爸爸说,让他给湘儿买拼图,然后湘儿把拼图送给你好不好……” 顾湘湘的台词,让顾洪涛想起了记忆深处那个柔软的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嗓音。 那是一个冬天,他和哥哥吵架,哥哥扔掉了他的拼图,他伤心的好几天不吃饭。 没人理会他是否开心,只有年幼的顾湘湘,告诉他别难过,她会给她新的拼图。 那时候他心底的温暖和希望,他到此刻都无法忘怀。 顾洪涛继续叹息。 对啊…… 这就是他所珍惜的湘儿,他怎么能这样对她? 给她用药,强了她? 不不不…… 他这样一幅残破的身子,就算要报仇,至少,他不应该突破这最后的一层底线。 顾洪涛的心底居然也开始挣扎起来。 他大抵还是知道的,顾湘湘小时候对他的好,他从来都没有正面意义上报答过她。 这一次,不动她,也算是他对她小时候恩惠的一种回报吧! 顾洪涛眼底的浑浊消散了一些,多少清明点,他倾身,在顾湘湘的额头印下一吻。 我所珍视的湘儿,好好睡吧,在梦中,我仍旧是能为你挡风遮雨的二哥。 顾洪涛穿好衣服离开的时候,还让佣人进来给顾湘湘换了睡衣,让她舒舒服服的休息一会儿。 还好这一次麻醉剂的剂量不是特别的大,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顾湘湘就醒了。 皮肤的触觉虽然还是没有往常那样的敏感,不过不管怎么样,神智是清醒了。 顾湘湘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向自己的周围,在没有发现顾洪涛的瞬间,心头有些雀跃。 然后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换过了。 心头咯噔了一下…… 她只记得自己好像没管住自己的脾气,挑衅了顾洪涛一下,然后就被顾洪涛的手下打了什么药,她就失去了知觉。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躺在大床上了。 顾湘湘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但是变的异常迟钝的触觉和感觉让她更加的绝望了…… 她的身体还有些麻木,像是被打了麻药的后遗症似的。 这样的情况下,她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湘湘懊恼的咬紧了下唇,内心的起伏和波动,是无论用什么样的词语都不能够形容的! 亏她还那么清高骄傲,她不是说死也不会被那个人糟蹋的吗? 可是现在呢? 也许昨天晚上她就被…… 这样的她……以后还怎么面对自己,怎么面对时烨? 顾湘湘越想越觉得绝望…… 她咬紧了牙关,硬生生的一点点僵硬的从床上挪到了地上,再挪去了浴室。 开了热水,她把自己丢在花洒下面,不停的冲着,想要冲掉自己身上有可能存在的某种印记! 真的…… 好恶心! 越想越觉得恶心! 下唇几乎都要被牙齿磨破了,顾湘湘却仍旧不敢松开。 手上的力气好像恢复了一下,她拿着毛巾一遍遍的擦拭身体。 一开始的时候她还坚定的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一点类似于哭泣的声音。 可是慢慢的到后来,顾湘湘就忍不住了。 她很努力的去想了,可还是想不起来昨晚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 现在她的感觉又没那么灵敏,她也不知道身体是不是可能会有什么样的不适! 所以……她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 毕竟昨晚的顾洪涛,看起来那么的可怕…… 她还能怎么想呢? 只能……这么狼狈的把自己丢在水里,想要把所有一切不好的东西都洗刷干净。 然,已经发生过的事情真的那么容易就能被冲刷掉的吗? 有些东西,一旦发生了,那么这一辈子,都不会被磨灭了。 顾湘湘呜咽着,开始抽泣。 她本不是那么强大的人,她本也有一个女儿心。 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于她来说,也是头一次,让她怎么去面对? 去死? 不……她要报仇!她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去死?她一定要为自己报仇…… 可是报仇,谈何容易? 她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她都不知道这座孤岛到底离郦城有多远,离时烨有多远! 还有那个抢了自己身份的女人,此刻正代替她,滋润的生活在时烨的身边吧? 顾湘湘,你怎么可以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 你不是一向都那么好强吗?你不是一向都自诩厉害吗? 看看你现在都把自己推到了什么样的境地了…… 身份没有了,自尊没有了,连自己的身体,你也守不住! “呜呜……顾湘湘,你真的很没用……不许哭……你有什么资格哭呢……” 顾湘湘一边哭,一边教育着自己。 她知道,这一次她真的是彻底的输了,输的彻彻底底,输的一无所有。 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水声哗哗哗,遮住了顾湘湘哭泣的声音。 在这空旷的房间之中,显得越发的压抑。 最后还是到了应该吃晚饭的时间,佣人给顾湘湘准备好晚饭,才发现顾湘湘并不在大床上,浴室的门也被反锁了。 佣人在外面叫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又去找了备用的钥匙,这才打开了浴室的门。 佣人进去的时候,都吓了一跳。 顾湘湘身上还穿着衣服,却独自一个人跌坐在瓷砖上,头顶上的花洒还在不停的冒着热水。 密密麻麻的,把顾湘湘整个人淋透。 幸亏浴室的的一面有一个巨大的窗户,才不至于让顾湘湘缺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