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孩子出生之前 - 帝少通缉令:娇妻别想逃

第五百二十章 孩子出生之前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是准确的,顾湘湘能够这样感觉到害怕的情绪,肯定也不可能是空穴来风。 深藏在心底的执念,尘封的记忆,终于有一天,会苏醒。 对于顾湘湘所表现出来的这种情绪,唐宋表示能够理解。 对未知的事物的可怕,是潜伏在人性深处的本能。 “害怕,喜欢……这些其实都只是在你的一念之间,反正迟早是会想起来的东西,你现在害怕,也没什么用。”唐宋断然的给出了答案,他能体会顾湘湘的心情,但是这也并不代表她就可以放松。 “说的也是。”顾湘湘点头,想了想又道,“你今天是特意来看我的吗?” “差不多吧,见你过的这么好的样子,我也就放心了。”唐宋应了一声,大脑里忽然冒出来一道精光,他忽然恍然大悟的道,“对了,最近这几天有个催眠界的大师会来郦城,我跟他有点交情,要不我跟他联系联系,让他帮你看看?” 顾湘湘这样的情况,连唐宋都不敢随便对她进行催眠,毕竟也是安全第一。 可如果那个大师来了,那么一切就都会不一样。 大师之所以被称为大师,那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人,说不定还会给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 顾湘湘一听他这么说,也似乎重新燃起了希望,“真的吗?那真是麻烦你了唐宋,我也想见见那个大师!” “客气啥?这事儿交给我去办,再联系啊!”唐宋明显的也很兴奋,丢下一句话,潇洒的就离开了。 既然是好事,那就得趁热打铁啊! 赶紧办了才好,这样说不定还能让顾湘湘在正常的情况下,尽快的恢复记忆。 现在的她,恢复记忆真的太重要了。 眼看着唐宋来的快去的也快,顾湘湘忍不住微笑起来。 她身边还真是贵人多啊……不管想做什么,都会有人帮忙。 就算以前在法国流浪的时候,她也能遇到师父。 说起来,师父走了这么长的时间居然都没有和她联系过,真是有点过分呀! 她怀了宝宝这么重要的事情,本来还想和师父一起分享,结果这个时候师父也不在! 哎…… 一个人在院子里坐着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顾湘湘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给张廷玉打了电话,约他出来见面。 她的孩子还有七个月就会出生,她不想孩子出生在一个不太平和的环境里。 所以她最好提前处理还关于顾家的事情。 张悦之前不是说张廷玉给她说的那些顾家人,其实都是冒牌货吗? 张廷玉最近总是和寇曼丽混在一起,她想,她是时候去了解这一切了。 她想,在孩子出生之前,摆平所有的一切。 之后她就能安安心心的准备生产。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如果她现在还不能处理好这些事情,谁知道在将来的某一天,那些坏人又会突然跳出来作祟? 到时候她怀着孩子,想要反击,就会变得非常的困难。 所以最好的还是在这之前,彻底解决所有的危机。 张廷玉在电话里倒是答应的挺爽快的,让顾湘湘定了见面的地点,很快就出发了。 两人约在距离环球King酒店不远的一家咖啡厅内。 张廷玉先到,他不介意等一会儿,甚至都不愿意错过任何一秒可以和顾湘湘相处的机会。 毕竟于他而言,不管他现在的处境是怎么样的,不管他现在到底在筹谋什么事情,单独的只是看顾湘湘这个人,他还是会有心动的感觉。 张廷玉对自己心动的女人,向来比较有兴趣。 顾湘湘倒是也没有迟到,她是按时过去的,没想到到那里的时候,张廷玉已经在了。 她独自一人进了咖啡店,保镖们都留在了外面。 一会儿她要和张廷玉说一些事情,身边贴身带着保镖,也会不方便。 张廷玉自然也注意到了那些保镖的存在,原本充满爱意的眼底也多了几分讽刺。 “即将要做时太太的人身份果然不一样,出门在外,居然也带了这么多的保镖。真是恭喜你啊顾湘湘。”张廷玉一开口,话语里就透着浓烈的酸味。 他本来是想和顾湘湘好好说话的,但是只要一想到她马上就要和时烨结婚了,他的心里就闷的慌,感觉要是不说点这些,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过下去。 顾湘湘大概没想到张廷玉第一句话就带了这么浓烈的讽刺,她也不甘示弱,直接道,“顾家的人也没有说来保护一下我,所以只能我自己安排了是。毕竟听说最近有些疯女人又出来兴风作浪了,我不防着点,真不知道那天就横尸荒野了。” 顾湘湘也属刺猬的,别人的语气不好,说的话语里带着刺,她都能听出来,并且也不会就这样忍受,她会反击! 张廷玉大概也正是喜欢顾湘湘的这点与众不同的地方,他看着而她,忽然就笑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了一些。 “果然还是以前的顾湘湘,喝什么?咖啡?”张廷玉笑起来,赶走了之前的严肃,顺便也用笑容掩藏了他内心真正的情绪。 真是个笑面虎……顾湘湘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时烨总是很忌惮张廷玉这个人,可是现在她知道了,原来张廷玉这个人的心思真的太过深沉。 时烨也真是眼光独到,甚至在第一眼看到张廷玉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个善茬。 “白开水就好。”顾湘湘平心静气的跟服务员说了一声,随后才回头看向张廷玉,把话题拉回到正事儿上。“你之前说你其实是在管理顾家的一些事务对吗?正好最近我也清闲了,不如你带我看看吧?麻烦你这么长的时间,我想也是时候管管顾家的事情了。” 顾湘湘的语速不快,说话又是很悠闲的样子,让人感觉不出来她是否还有别的用意。 张廷玉一听这话,心里立刻就有些慌了,他甚至还掩饰性的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个……怎么忽然想起来顾家的事情了?” 张廷玉这样说,很明显是在争取反应的时间。顾湘湘也察觉到了。